"雇佣兵"卷东方日出之地 亚洲足球一夜之间变天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北方网 作者:袁晓辰 编辑:袁晓辰 2019-01-10 16:59:20

内容提要:这波庞大的“雇佣兵”大军,已经让亚洲足球彻底变了天……

天津北方网讯:2019阿联酋亚洲杯第一轮的小组赛已经全部战罢,在6个小组共计12场比赛的争夺中,除了曾三夺冠军的伊朗展现出了传统强队的应有实力,包括卫冕冠军澳大利亚在内的其余种子球队,都或多或少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挑战。而挑战的发起之源,正是那些所谓的归化球员,这波庞大的“雇佣兵”大军,已经让亚洲足球彻底变了天。虽然我们依旧处在世界足坛较低的水平线上,但第一轮亚洲杯过后,不得不让人重新审视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亚洲足坛。

亚洲成为归化球员的逐梦之地

如果不启用归化球员,许多亚洲国家的球队或许依然无法成为亚洲杯上的焦点;如果归化球员不来到亚洲,那么这些球员也将注定一辈子默默无闻,只能征战低阶别的联赛。

说起归化球员,就不得不提菲律宾。在亚洲杯的23人大名单中,菲律宾本土球员只有门将比亚诺瓦和前锋贝迪克2人,其余21人均为归化球员。首战虽0:1不敌韩国,但这支东南亚球队为太极虎制造的麻烦以及球场上体现出的及战术素养,很难让人与真正的菲律宾足球联系到一起。作为小组赛中国队第二轮的对手,里皮一定要对这支球队加以防范。

除了菲律宾,国足首战2:1战胜的吉尔吉斯斯坦,同样是一支归化大军。不久之前,吉尔吉斯斯坦一直是亚洲足坛的边缘势力,不仅从未进过亚洲杯正赛阶段,甚至FIFA排名一度跌到了200名开外。从2012年开始,吉尔吉斯斯坦足协开始从非洲寻找足球苗子,并引进有着吉尔吉斯斯坦血统的海外移民。如今,参加亚洲杯的23人中,有2/3都是归化球员,虽然效力的联赛级别不高,但这些球员的水平远远超过吉尔吉斯斯坦国内球员水平,这也使得他们国家队的实力上升了几个档次。

此外,本届亚洲杯赛,最令人期待的归化球队,当属东道主阿联酋和2022年世界杯举办国卡塔尔。

这两支球队在本届亚洲杯上的表现,或多或少有些令人失望。揭幕战阿联酋1:1战平巴林,若不是借着“主场优势”获得一粒颇具争议的点球,或许东道主要遭遇首战失利。当然,有着“海湾梅西”之称的核心奥马尔的缺阵,着实让阿联酋的实力大打折扣。殊不知奥马尔竟是阿联酋从沙特归化来的球员,他的祖籍是也门哈德拉毛。

而2022年世界杯主办国卡塔尔,派出的球员正是三年后参加世界杯的班底,这支从南美、西非归化了无数球员的球队,同样以2:0的比分战胜了黎巴嫩,虽然过程惊险,但结果绝对是在意料之中。

世界足坛逐渐呈年轻化

刚刚过去的2018俄罗斯世界杯,冠军法国队平均年龄只有26.4岁,排在32支球队第五年轻的位置,阵中大将姆巴佩当时尚未年满20周岁。本届亚洲杯上,最年轻的越南队平均年龄在24.3岁,其次为伊拉克24.9岁,但这两支球队在比赛场上所展现出来的战术素养,与他们的实际年龄并不相符。

D组的一场对阵中,伊拉克3:2战胜了越南队,这场比赛堪称本届亚洲杯开赛以来最为精彩的比赛之一。不仅仅是因为快节奏的比赛过程和最终焦灼的比分,这两支最年轻球队的对抗,也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要知道,越南出征亚洲杯的队伍,正是去年参加U23亚青赛的班底,全队1990年之前出生的球员仅有2人,他们曾夺得该届赛事的亚军,决赛上加时赛阶段被乌兹别克斯坦绝杀。而在亚运会上,越南U23也是闯入四强,创造了球队的历史。

而平均年龄24.9岁的伊拉克,其队伍框架更加令人吃惊,主力中锋、为球队打入第一粒进球的穆罕纳德·阿里是一名不折不扣的00后,现在只有18周岁,而他同为00后的队友穆罕穆德·达乌德年龄更小,不到两个月之前才度过了自己18岁的生日。

在当今足坛愈加年轻化的时候,我们仍然在指望着一众年过30的老将去征战亚洲杯赛事。其实,里皮是希望能够率队取得优异成绩的,所以才会征召了这样一支平均年龄高达29.3岁的国家队。只不过,当里皮亚洲杯后离开,新帅上任后,如何帮助中国男足国家队完成新老交替将成为首要任务。

归化、年轻化,已经成为了亚洲足坛的发展趋势,如果无法像菲律宾、卡塔尔那样引进优秀的归化球员,那么就要和印度、伊拉克学习如何大力加强青训,让本国的年轻球员迅速成长起来。否则,我们中国足球依旧会在前进的道路上越走越慢,甚至被曾经实力远不如我们的对手实现反超。(津云新闻记者 袁晓辰)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