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奥运中国摄影代表团东京日志(二)——不眠不休只为那个瞬间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作者: 编辑:张爱迎 2021-07-30 16:01:38

  7月23日晚7点,东京奥运会开幕式揭开了面纱,

  说寒酸也好,写意也好,说“阴间”也好,艺术也好,标志着本届奥运会拉开了帷幕。

  相比于姗姗来迟的东京奥运会,

  中国代表团在本届奥运会上夺得首枚金牌的速度可算是“迅雷不及掩耳”。

  我们的中国摄影代表团的成员们,也从开幕式的拍摄开始正式进入了比赛状态,

  中国体育报摄影记者鹿麟还拍到了中国代表团、也是本届奥运会的首金,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心路历程吧。

  第二篇——从开幕式到首金

  LULIN鹿麟 中国体育报摄影记者,航天航海梦想均告破灭的乐高玩家。

  说说拍摄中国代表团首金的过程吧!

  话说昨天晚上回来就已经三点了,收拾完睡了不到两个小时,五点起来赶班车去射击场。这次奥运会要求去每个场地都要提前预约,我收到了on waiting list的邮件但是并没有给我最终的approved的许可。所以说我不确定到底什么情况,就觉得得早一点儿提前去,如果有机会,还是可以入场的。

  到了射击场的VMC门口的志愿者老奶奶听了我的情况,找来了摄影副经理。我说今天中国队有可能首金,我来自中国挺大的一家体育专业报社,拍不到首金可惜得很。摄影副经理是个日本中年男子,聊了一阵就很爽快的答应了我的请求,这样首金的拍摄任务才得以顺利进行下去。再一聊,这大哥会说中文,以前做过一段时间的驻华记者。

  预赛无话,正常拍发。到了决赛,考虑到首金以稳妥为主,我选了看台摄影位置第一排最右,稍微高一点没有遮挡,最右还能稍微拍到侧脸,如果发生回头庆祝,运动员也是右转举手,成功率可能会比较大。运动员教练员入场,我发现教练员就坐的位置离运动员很近,我就换了个座位,刚好让运动员和教练员同框。我只是脑子里闪过一个意识,或许他俩会有某些互动。比赛进行得异常焦灼,一名又一名运动员结束比赛。最后一枪,场上只剩下杨倩和俄国加拉什娜,杨倩落后0.1环。最后一轮第一枪,杨倩又落后了0.1环。到了最后一枪,俄国人枪先响了,杨倩后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这种情况难免会产生心理波动,杨倩只打了9.8环,她一脸愤恨的转过来头。但是她不知道的是,此前加拉什娜的一枪更加离谱,打出了8.9环!杨倩教练葛宏砖已经蹦起来老高,欢呼雀跃。杨倩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变成了一脸惊愕,过了几秒,她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情况。而对于我来说,之前一闪而过的念头,最终真的成就了一张绝佳的展示这个戏剧性瞬间的照片。前景是欢呼雀跃的教练,背景是一脸惊讶的杨倩。这个瞬间,标志着本届奥运会的第一块金牌诞生,标志着中国在本届奥运会的第一块金牌射落,标志着我的第一届奥运会的圆满开始,也标志我第一次见证了一枚奥运金牌的诞生。

  (小编碎碎念:一张成功的照片,除了摄影技术外,摄影记者对项目的了解,预判,选位,争取拍摄机会也是同样重要,这也是摄影师日常工作重要的一部分。)

  
WU ZHIZHAO吴志钊 职业体育摄影师,Gettyimages签约摄影师,视觉中国签约摄影师。从业近10年,报道过亚洲杯、世俱杯等大赛。真爱足球,曾自费报道日本高中足球联赛。

  为了这次拍摄开幕式做了什么准备?

  摄影记者需要拿门票才能进场拍摄开幕式盛况,为了抢到门票,从足球赛场到东京睡了3个小时就早早去排队抢票。

  不枉我只睡了3小时就一早来排队,顺利拿到一张开幕式门票,感动到流泪。上一次来国立已经是去年元旦,不同的是上次是全场满座,今晚被迫零观众。真的感谢国家为抗疫所做出的努力,让我们可以带着健康的身体来到这里。

  
CUIMENG 崔萌 环球时报摄影记者 永远在第一线的二哥。

  拍摄开幕式有什么你注意到的细节?

  开幕式奥运火炬场内传递时安排了两名医护担任火炬手,表达了对严重疫情下所有医护人员的敬意。然而,如此大规模聚集,不戴口罩,代表团成员随意出入开幕式核心区...在紧急状态下的东京都...

  从开幕式现场坐车到交通枢纽,已经没有回酒店的车了,只能再坐车到MPC,然后打出租车。饭没吃水没喝,早上还要赶早赌首金,今天不用睡了。

  
FUTIAN 富田 中新社 摄影记者

  正式开幕之后的工作有什么感受?

  晚上2点编辑找大家约稿,我跟编辑说“这时候就别招大家伙了,这会儿都刚整理完开幕式图片,准备去坐媒体大巴回酒店。明天(准确说是今天)一早5点又得去扑首枚金牌,睡觉时间都不够啊。”

  奥运会14天的赛程对于摄影记者来说,基本每天就是随意吃一口饭,尽量多吃吃饱,因为不知道下一顿能不能吃得上。每天睡3个4个小时,不停在场馆之间奔波。

  
杜洋 中国新闻社摄影记者 报道过三届夏季奥运会。

  他就是富田嘴里说那个“拍完开幕式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就得去拍首金的摄影记者。”

  拍中国队入场的时候还会激动吗?

  对于摄影记者来讲,看见中国队入场来不及激动,就得想想怎么构图啊,想想怎么能够把它们装到一块儿呀,拍特写呀,这个都是工作上的事儿了。等到拍完马上就要把这个片子想办法导出来做好,然后传回后方编辑。激动,不存在的,顾不上,都全神贯注在拍摄中了。

  拍摄结束后,只想“来瓶啤酒。”

  彩蛋

  想知道摄影代表团在东京的“伙食”如何?看下图

  小编反正馋了,你们呢?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