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手道首金 24秒背后的十四年……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北方网 作者:张爱迎 编辑:张爱迎 2021-09-22 01:16:00

内容提要:实教练不夸我也好,这就是我奋斗的目标。她就是我心中的神,她的执着和信仰,够我学一辈子……

  津云新闻讯:

  “我掐了掐自己的脸,想看看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要不我给你掐掐?”

  第十四届全运会空手道项目的最后一个比赛日,天津代表团选手刘帅在男子75公斤以上级的决赛中,以2-1的比分战胜山西选手陈晓东,摘得该项目的金牌。而在颁奖典礼上,刘帅和主教练蔡海花说了上述那一段有趣的对话。决赛中,从扳平到反超,刘帅用了24秒。而赛场下,从选拔初出茅庐的小男孩到带领他们登上全国运动会最高领奖台,蔡海花扛着整支天津空手道队,足足走了十四年……

  “把你人来疯的劲头找出来”

  葛聚兴和刘帅一同晋级到空手道75公斤级的半决赛中,葛聚兴在半决赛中不敌陈晓东无缘和刘帅会师决赛。“加油!顶住!拼口气!”葛聚兴失利后眼含泪光地看着刘帅说。

  “那时候我想,我们空手道队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不拿冠军,我们就再也没有问鼎的机会。”距离夺冠已经有几天的时间,再和刘帅谈起当时的心路历程时,这个25岁的小伙子依旧情绪激昂。而在决赛前,健谈的刘帅头脑却是空白的,“大家都在聊心态问题,其实我那时候没有什么心态,因为我就没想过会输,只想着用什么方法赢。

  “我就告诉刘帅,到这会了你什么都别想,嗨起来!把你平时人来疯的劲头给我找出来。等着或者抱住对手,是拿不到金牌的。”夺冠后,早已释放情绪的蔡海花在回忆起当初的情形,笑呵呵地说。

  比赛的过程惊心动魄,刘帅首先被对手得到一分。随后在距离比赛结束还有48秒的时候扳平,24秒后,刘帅完成反超最终取胜。刘帅直言虽然外界觉得自己是一次逆转之战,但其实比赛过程并没有过山车般的波动,而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最后一场比赛我们的技战术安排得特别好,教练率先已经和我部署好什么时候撤,什么时候迎击,队友也始终在我身后高喊技战术。可能大家看到的是我在比赛中落后再追平直至反超,但其实在我和陈晓东过往的几次四次较量中,我曾三次取胜,而这其中有两次都是在先落后的情况下完成逆转。”

  刘帅的这枚金牌让天津空手道队等待了十四年,而对于天津代表团而言,这枚金牌也是代表团本届全运会在陕西西安赛区取得的个人项目首金,可谓意义非凡。“金牌是什么意义,可能只有挂在我脖子上那一刻,我才能领会。赛前根本不敢想,怕想多了压力大。上届全运会我拿到了铜牌,但是经过这一战,我想说天津空手道队值得。”

  一举一动间,你无需多言,我了然于心

  “在决赛中我有一下被对手重击,稍作暂停调整阶段,我悄悄问教练我该怎么做,但因为当时主裁就在身边,教练只能稍微含糊其辞地说一两句。”然而哪怕是教练的“含糊其辞”,刘帅也能立即心领神会。这并不是师徒间在比赛中指定的小暗号,而是源于十数年来朝夕相处下的配合与默契;源于日复一日沾染在训练场的汗水和血水。

  刘帅的身高在空手道赛场上并不算高大,尤其面对陈晓东时,在对方身高腿长体重大的情况下,精妙地技战术安排与充沛的体能训练成为刘帅取胜的关键。“其实身材是一把双刃剑,我深知自己的长处和短板。对方的远距离进攻能力很强,我必须利用我的技巧、体能以及力量抓住对手进攻短板,一击制胜。”刘帅说。

  采访中轻描淡写地几句话,往往就是蔡海花和刘帅十几年的人生。2020年疫情爆发时期,运动员们都隔离在家。两个手机、两个平板以及看不见摸不着的网络,成为蔡海花的执教工具。所有空手道运动员每天集体视频训练,谁也不可能有丝毫地懈怠。居家几个月后,运动员们经过核酸检测等一系列排查后,集体入驻训练基地,直至全运会开幕前,谁也没有离开一步。“那你们这一年过任何节假日,也无法和亲人团聚了嘛?”面对津云记者的提问,刘帅并没有表达自己的念家情绪,而是再一次将故事的主角转向蔡海花。

  “从我2009年进入空手道队至今,十几年的时间。教练一直住在队伍里,她的母亲患有糖尿病,身体一直不好,她的孩子也都还小,不过我们很少见到教练离开队伍。在疫情爆发前,队伍也有过半天的休息日,大家往往在队伍里吃完饭十二点多离开,晚上五点归队。而教练永远都是在我们之前回到队伍,因为她要点名。从训练基地到她家,往返车程就要将近两个小时,这样算算就知道教练根本在家里呆不了几小时。”刘帅嘴里念叨着,语气也有些哽咽。

  长期驻扎在基地,让蔡海花了解每一个孩子的脾气秉性。谁有些胆怯,要逼一逼;谁心态波动,得鼓励几句;谁又嘚瑟了,该打压一下,蔡海花心里都有数。

  “其实总有人问我们,你们和教练之间怎么就配合得这么好呢?怎么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都明白了呢?”这些疑问早已无需作答,每一条答案都刻印在这十四年的时光中。

  像“原汁机”榨干 像妈妈般呵护

  “训练的时候我都累得不行了,教练竟然还叫来一个体能满格的队友和我进行实战训练。”聊到日常训练时,刘帅突然开始和津云记者“叫苦”,“你知道榨汁机吧,我给我们教练起了个外号叫‘原汁机’,比榨汁机还狠,每次训练我们最后一点体能都要被教练榨干。”虽然是“叫苦”,但刘帅的语气却饱含感恩。作为专业空手道运动员,刘帅深知体型偏小的他,在比赛中有多需要强大的体能作为支撑。蔡海花的每一次“榨干”,换来的都是空手道队在比赛场上的充沛。

  训练上严苛,蔡海花的训练语言也极有针对性。“其实训练的过程中真的很苦,队员们很多次都会在低谷的时候怀疑自己,不知道该怎么练了,不相信自己。这个时候我会告诉他们‘你可以,没问题,没有你完不成的东西’,但等他们夺冠了,我又说了‘站在领奖台上,你怎么高兴都行,只要走下来,你什么都没有,队里那么多全国冠军,如果你虚荣,你会害死自己。’”蔡海花说。

  然而即便是训练场上“辣手无情”的主教练,当自己的队员遭遇挫折时,蔡海花永远会像妈妈般呵护着他们。天津空手道队员安博祥曾经代表国家队参加亚锦赛,在一场只要赢了就能创造空手道项目入奥以来最好成绩的较量中,安博祥遗憾遭到脚迎面骨骨折的重击。在电视机前看直播的蔡海花、刘帅以及众多队员们不知道伤情如何,都在叫着“站起来!站起来!”可是剧烈的疼痛,让安博祥刚刚站起又摔了下去。眼泪在蔡海花的眼眶中打转,但她保持淡定,接过安博祥的视频通话,“祥仔没事,你很好,你是最棒的!”挂掉电话,蔡海花把手机递给刘帅,转过头,大家都知道,悬在眼中很久的泪此时正在默默划出。

  从机场接走安博祥后,蔡海花开着车带着安博祥走遍天津和北京的各大医院。此时的选择只有两条,手术,则要调整将近两年;保守治疗则不确定能否完全康复。运动员吃的就是青春饭,两年的恢复周期损失严重。最终蔡海花决定保守治疗,而安博祥无条件相信自己的教练。三个月的保守治疗过后,安博祥完全康复,复出后参加全国冠军总决赛一举夺得冠军,而当初那只受伤的脚还帮他得到关键分。“我永远忘不掉安博祥再度夺冠后和教练拥抱的场景,是教练的坚持和安博祥的信任共同造就了这枚金牌,”刘帅说。

  夸奖未从口出 但万般皆在不言中

  刘帅夺冠后,蔡海花跳着叫着流着泪和弟子拥抱在一起。相比侃侃而谈的弟子,蔡海花言辞不多,对于众弟子的夸奖之词更是尤为“吝啬”。“训练中教练总在逼我,单说跑步,跑二百米不行要跑四百米,等跑了四百米后,还要接着跑八百米。”刘帅嘟囔着:“关键是教练从来都不夸我,甚至连这次夺冠也没有真的夸我。曾经我也问过教练怎么样才能夸我呢……”刘帅顿了顿,没有说下去,显然这个问题并没有明确答案。

  体育局二级巡视员,蔡海花曾经的教练吴卫凤曾经当着众队员对蔡海花说:“小花这些年,真的不容易!”听到这句话的蔡海花热泪盈眶,当时的心情难用简单的语言形容。坐在身旁的刘帅看到这一幕,感同身受,“只有职业运动员才能明白,哪怕得到再多荣誉和夸奖,但要想得到自己主教练的赞扬比登天还难,那种满足感和幸福感难以形容。教练总和我说‘你能干得更好。哪怕现在已经达到了某些成就,但在未来你还能做得更好,我不会夸你,夸你你就上天了。’”刘帅说。

  虽时至今日,蔡海花对刘帅都未言赞许之语言,但紧紧地拥抱;飙出的泪水;激昂的情绪……蔡海花早已将夸奖之词用不同形式传递给刘帅和外界。

  “其实教练不夸我也好,这就是我奋斗的目标。她就是我心中的神,她的执着和信仰,够我学一辈子。”

  (津云新闻记者张爱迎 摄影刘欣)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