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岁阿里汉看淡生死 与中国妻子住前岳父母隔壁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北方网 作者:曹睿智 编辑:曹睿智 2022-01-15 20:20:00

内容提要:阿里汉毫不吝惜自己的言辞,谈了很多关于自己退休生活的细节,甚至还谈到了未来必将面临的身后事……

  津云新闻讯:2015赛季中超联赛结束后,阿里汉离开了天津回到欧洲,正式享受自己的退休生活。对于这位荷兰老人来讲,无论是在球员生涯还是教练生涯当中,他都有值得自己回味的战绩,但如今已年过73岁的阿里汉,已经逐渐习惯了闲暇生活。虽然他现在居住的西班牙布兰卡海岸的德尼亚,新冠肺炎疫情也呈现抬升趋势,但除了对生活有一些小影响之外,阿里汉并不太在意这些问题。

  就在2022年新年伊始,阿里汉接受了荷兰媒体《Rtvnoord》的专访,在这次采访中,他毫不吝惜自己的言辞,谈了很多关于自己退休生活的细节,甚至还谈到了未来必将面临的身后事。退休后阿里汉的生活条件和感情状况都非常不错,但回顾过往的种种,他坦言还是留下了很多遗憾,有一些则来自于自己“固执”的性格,但也正是性格成就了阿里汉在球员与教练员时期的成绩。

  问:荷兰因为疫情封控了,西班牙现在的情况如何?

  答:这里的感染人数也在上升,所以变得有点困难。只有持有疫苗接种卡的人才能进入任何地方,而且在任何地方都必须戴上口罩。我不得不说,西班牙人在这些方面坚持的不错,这样做让我确实感到安全。

  问:除了疫情影响之外,你现在的情况如何?

  答:我现在过得不错,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作为一名退休人员,必须学会什么都不做,这很困难,但我现在已经习惯了,每天我们都能找到一些事情做。

  问:你现在一天当中都做些什么呢?

  答:我会去打一圈高尔夫,可以和朋友出去玩一天,可以拜访朋友,我在西班牙这边有一些朋友住在这里,还有朋友住的更靠南一点的地方,我想我将在一月拜访他们。我最近去了特内里费岛。所以我每天都很忙,在家里一切都很好。我喜欢这样的生活,我只是“需要”而不是“必须”再做任何事。

  问:这也是你在足球领域不再做任何事情的原因吗?

  答:不是,我只是从不为荷兰做事而已。从1975年开始,我几乎没有去过荷兰,只有在我成为费耶诺德的训练师时才去过。因此,我从来没有真正参与到荷兰足球世界中。而且你知道,眼不见心不烦。

  问:你为什么在2014年搬回芬斯特沃尔德,现在又离开了呢?

  答:我的母亲就在芬斯特沃尔德的那个家里。当我想去看她时,我总是不得不住在旅馆里。我为她在那里的那段时间找了一套房子,但不久后她去世了,随后我就一直住在那里。我真的很喜欢那里,也很喜欢再次见到我的朋友。但如果在某个时候你不再挣钱了,就必须投资于未来。那时的房价也在飞速上涨,而我在西班牙也已经有了房子,如果我能把其中一套卖个好价格,这些钱将是我的养老金。我收到了一份关于芬斯特沃尔德的房子的不错的报价,我是怀着痛苦的心情说再见的。我总是说,无论我为那栋别墅得到一欧元还是一百万欧元,卖掉它我内心都会非常不舍。

  问:在你母亲的最后几年里,你能够在场,你有什么感受?

  答:但她五年前去世了,我是她唯一的孩子。而且我在那里仍有一些朋友,但没有家人。能陪伴母亲最后一程还是很欣慰的,我总是每隔几个月就去一次,甚至当我还在天津工作的时候。因为这是我的故土,我将永远保持这种感觉,但我不得不做出选择离开,以确保我的退休金。

  问:你之前曾说“现在是为自己重新选择的时候了”,这是什么意思?

  答:你为朋友们做了很多事,而且他们也做了一些回报。但有时你必须思考:什么是对我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我可以活得很好,直到我最后的日子,在经济上也是如此。作为前足球运动员,我们曾经赚了不少钱,但不能和现在相比。我希望能够过着和以前同样美好的生活,直到最后。

  问:你和妻子在芬斯特沃尔德比在西班牙生活的更快乐吗?

  答:哈哈,是的。她是中国人,在荷兰可以很好地与当地人通过英语交流,但在西班牙就不行了。前几天我们谈到了这个问题,她准备参加一个西班牙语课程。

  问:因此,离开荷兰的这个决定并不是轻易做出的?

  答:没错,我说我们必须考虑到我们的晚年。但我在这个地方生活也已经很长时间了,这很难选择。最终都是为了看哪个房子先能卖个好价钱。

  问:但如果她在芬斯特沃德更快乐,这不是一个自私的选择吗?

  答:不会,和我当初在那里买房子时一样,我卖掉房子也花了很长时间去说服她,但是我成功了。所以我想继续这样做又可以了,哈哈! 当然,如果他们不想被说服,你就不会成功。

  问:你最怀念芬斯特沃尔德的什么?

  答:我并不那么想念它,我可以直接拜访我的朋友,当我住在芬斯特沃德时,我也不是每天都这么做。当我看到房子或花园的照片时,我确实想:哎呀,这看起来真的很美,有一条美丽的街道,我年轻时住的那条街。作为一个男孩,我总是说:这就是我想有一天住在的街道。我现在要把它抛在脑后,但它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走遍天下的世界公民阿里汉回到芬斯特沃尔德,与他的朋友们坐在酒吧里,这本来是一本书的一个很好的结局,但你只能设法把另一章粘在上面。我现在所在的地方,这已经是故事的一部分了。我在这里的时间更长,所以这不是一个新的章节,这也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我已经在这里结过两次婚。我的前岳父岳母仍住在隔壁,这也是我购买这个地方的原因,他们是非常友好的人。

  问:你以前的很多队友都不在了,你见证了你母亲最后的岁月,对死亡有很多思考吗?

  答:不,幸运的是还没有。每当有人在你周围离去,这种感觉确实会出现。你会想,什么时候会轮到我?我将在这个世界上待多久?还要花多长时间?谁知道,可以告诉我。至少我不知道,这是件好事。

  问:所以你有可能终老于西班牙?

  答:好吧。要小心,你随时随地都可能面临死亡。你无法控制它。但我们不像大象那样,去找一个它们觉得自己会死的地方。人不是这样的。所以不必考虑这个问题。如果我离去,我将在西班牙火化,这是我20岁时候就决定的了,至于我的骨灰放在哪里,这取决于孩子们的决定。在荷兰有很多选择,你可以保存骨灰,也可以把它们撒出去,还可以把它们放在一枚戒指里,甚至可以把它们放在自家烟囱里。我不知道,一切皆有可能。这不是由我决定的,这是由孩子决定的。我必须将我父亲和母亲的骨灰撒在芬斯特沃尔德或温斯霍顿,我已经为此建了一个小坟墓。我母亲一直希望如此。她对我说,反正你永远不在这里生活。当然,以前我在那里有个房子,所以我可以随时去扫墓,但现在不同了,有一个朋友为我照看坟墓。

  问:你认为谈论这些事情很奇怪吗?

  答:不,我不知道。我父母的一个好朋友在临终关怀医院,他很想死,我也和他谈过。我对他说:你在做什么?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们?你看起来还是不错的。但他说他的内心已经完全腐烂了,他已经85岁了。所以我们可以公开谈论这些事情,我想,这是生活的一部分,是你根本无法控制的事情。

  问:作为教练员,经常会和技术总监有一些冲突。你一定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答:非常经常,事情就是这样的。当然,如果一个新的技术总监来了,而教练员已经在那里呆了一段时间了,他可以在他们身上扮演老板的角色。教练员并不总是让自己被后面的导演指手画脚。

  问:你怎么看教练和俱乐部管理层对这个目标的不同看法?

  答:必须在内部解决这个问题。你必须一起想要什么,你必须为之奋斗,而这并不容易。

  问:你觉得是西班牙人还是荷兰人?还是世界公民?

  答:当我在荷兰时,我觉得我是荷兰人,但在西班牙我也觉得我是西班牙人。世界公民吗?从政治上讲,我也生活在国际之上。

  问:你还在说格罗宁根的方言吗?

  如果你想让我说格罗宁根语,我就会说,但我的女朋友并不理解。当我们用荷兰语交谈时,她能听懂很多,但当我用格罗宁根方言与朋友交谈时,她却什么都听不懂。和我在格罗宁根的朋友在一起,我会自动说格罗宁根方言。而当我在格罗宁根的其他时间里,我说的是荷兰语,这很奇怪。

  问:形容你是 "从未为格罗宁根俱乐部效力的最佳格罗宁根人",你认为这是个公平的标题吗?

  答:我认为这是个不错的标题。我也认为这是一个遗憾。对我来说格罗宁根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我父亲不希望这样。他说:瓦格宁根青训这么好,留在这里吧,你不需要为此去格罗宁根。

  问:你的名字没有出现格罗宁根俱乐部的任何地方,感觉遗憾吗?

  答:是的,这很令人遗憾。九十年代初,在我在费耶诺德工作之前,我曾与格罗宁根的工作距离很近了,虽然最终没有获得回应,这在当时确实引起了我的兴趣。然后我在赋闲的一段时间里,想去格罗宁根做技术顾问,参与格罗宁根俱乐部的工作,但这也没能成功。

  问:后来为什么不在荷兰执教呢?

  答:我对荷兰一直有这种感觉,尽管我的职业生涯很出色,但荷兰足球总是让我失望。当我在1991-1992赛季在标准列日担任教练时,我们在比利时踢了最好的足球,我在那里赢得了杯赛,在那之前我也已经在安德莱赫特赢得了冠军。但当我离开标准列日时,没有一家荷兰俱乐部来找我。

  问:是因为你在荷兰足坛的名声不太好吗?

  答:这是为什么呢?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如果你坚持自己的观点,名声就会不好的话,那我也就认为无所谓了。

  问:年纪大的人往往会变得比较温和。你觉得是吗?

  答:是的,你再也不会收到我的消息了,是吗?你真的应该打电话给我,然后让我生气一点,哈哈!我认为人老以后性格温和是自动发生的事情,以我来中国时的情况为例。我应该早点做到这一点,冷静下来,不要有太多过激反应。我不是麻烦制造者,我只是不满足于现状。所以无论我在哪里,总是会有各种事情发生。让我这样说吧:在我在一起生活,从来就没有平静过。

  问:你对人们对你有这些印象的事实感受如何?

  答:我很冷静,也很开心,但是不知道少说了一些什么。我从不提前准备任何东西,无论我是对球员还是对媒体说话,都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津云新闻记者 曹睿智)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