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第十届残运会 >> 残运新闻 >> 综合报道


这个八月,这十个瞬间,哪一幕令你动容?

稿源:津云 作者:张爱迎 摄影刘欣 蒲永河 编辑: 曹睿智 2019-09-02 19:21

  津云新闻讯:8天的相聚,幸福的旅程,八方来客用拼搏的勇气点燃前行的激情,将沸腾的汗水融入海河的记忆。在渤海之滨这片热情的沃土之上,多少极限被突破,多少故事被镌刻,又有多少感动时时上演。

  (一)有一种志愿,令人动容

  桃李年华,弱冠之年,这是一段令人心生艳羡的青春岁月,二十出头的他们正迎接着属于自己最好的时代。勇于担当、奋力前行,他们是新征程的跋涉者。志愿青春、无愧奉献,他们残运会暨特奥会赛场的独特风景。

  1672名赛会志愿者、95名礼仪志愿者,33名高校督导老师,组成的1800人志愿者队伍。累计上岗10717人次,累计服务时长101940小时,平均每天高达十个小时的工作时长。为来自35个代表团、1170名运动员、503名随队官员提供了热情周到的服务。在各竞赛委员会收到的感谢信中,各个代表队均不约而同的对津门各大高校志愿者给予高度评价。

  汗水浸湿衣衫,烈日侵袭面庞,他们用勇敢的心释放青春的热。步履铿锵、坚实有力,这群年轻人用行动证明他们并不是内心漠然的一代,他们眼里有光芒,心中有大爱。

  (二)有一种陪伴,使人泪目

  三天三夜的长途跋涉,阿尔法提江的父母与弟弟终于踏上了天津的土地。阿尔法提江是来自新疆乌鲁木齐的一位田径运动员,为备战特奥会比赛,他三个月都未曾归家。在他与新疆代表团一同开启来津的行程时,为了见证儿子在赛场上的荣耀,阿尔法提江家人向单位和学校请假,选择自费来津观看比赛。

  虽然特奥会的赛场远离喧嚣的市区,实验中学滨海学校的校园中多了几分静好与安宁。阿尔法提江站在领奖台上,他的三位至亲则在高高的看台上注视了阿尔法提江的一举一动,不到一百米的距离,至深的亲情在眼波流转中传递,这是一个名为《陪伴》的故事。

  (三)有一种搬迁,十年坚守

  由于妈妈孕期患有妊高症,导致党峻从出生就发生脑缺氧情况。新生儿病房近半个月的急救让党峻脱离了生病危险,但他的智力却也因此是受损。新生儿的降生对于任何家庭来说都是欣喜若狂的,但党峻的妈妈却为此开始了一生的筹谋与担忧。

  尽管妈妈每年都带着党峻带着希望前往医院救治,但希望的火苗还是一点点熄灭。父亲的抑郁症、异样的眼光、身边的歧视侵蚀着这个家庭,党峻妈妈毅然决然举家搬迁,在高额的医疗费压力下,选择在宝鸡买房定居,只为能让党峻进入特殊学校接受专业性质的学习。

  十数年的坚守,党峻虽还未能达到同龄孩子的智力水平,但他胸前的奖牌早已是给妈妈最好的慰藉。

  (四)有一种抚养,无怨无悔

  李选平并没有亲眼看到房刚冲过终点锁定金牌的那一刻,那时的她紧闭双目,而紧握着大儿子与儿媳的双手上,每一根暴露的青筋都在诉说着心中的紧张,也无言地印证着多年抚养儿子的艰辛。

  李选平的大儿子房强患有天性无汗症,为了希望与未来,李选平选择将小儿子房刚带到人间,但命运却在此时和李选平开了玩笑,小儿子房刚同样患此病症。两个儿子病痛的身体、大量的财力消耗与殚精竭虑的全天照顾,一点点侵蚀着李选平的身与心。

  但李选平不能倒下,因为她有一个特殊的身份——母亲。李选平用母亲的脊梁撑起天塌地陷般的绝望,在她的独自抚养下,房刚、房强,兄弟二人也如名字的寓意般用“刚强”击碎原本人生的悲剧,回敬母亲的无怨无悔。

  (五)有一种独行,催人奋进

  828日的奥林匹克重心游泳跳水馆内,S2100米自由泳决赛激战正酣。碧波清澈的水池中,天津选手冯雅竹率先触壁摘金,随后其余泳道的选手相继完成比赛,而此时黑龙江队的李雯却赛程却还未过半。李雯的四肢肌肉萎缩严重,只能做小幅度摆动,就连比赛开始的入水动作,都需要教练员在岸边做辅助,抱着她下水,并用起点处用双手拉住她,否则她很难顺利开始比赛。转身阶段,场边裁判俯下身与其轻声交谈,似在询问其是否继续完成比赛,15秒后李雯艰难完成转身动作并毫不犹豫的向前游去。

  一时间,掌声、欢呼声四面响起,场边的志愿者双眸中都噙满了泪水。163432,李雯最终触壁被教练员抱上轮椅,此时的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笑容无关胜利,只为坚守,现场掌声雷动,直至李雯消失在运动员通道中依旧经久不息。一路拼搏、笑着勇敢,李雯的坚定前行让她最终接近梦想,成为此时此刻最好的自己。

  (六)有一种重生,感人肺腑

  2008512日,举国悲痛,几秒的震动破坏,几十万人的悲惨遭遇,几十年的命运改写。杨兰与尚婷,她们都是汶川大地震中的幸存者,她们用了11年的时间,从汶川来到天津,从病房走向赛场,为我们讲述何为重生。

  杨兰的丈夫王华龙为救战友英勇牺牲,而她自己也因救孕妇被砸断双腿。天灾过后,杨兰面对的是刚满4岁的女儿、20多万的房贷以及残缺的身体。尚婷在地震发生时只有10岁,地震发生后羌族女孩就被掩埋于废墟之下,直至101个小时候方才被搜救队救出。左小腿和右大腿因重伤截肢,左眼以及左手食指也难以保全。虽然二人原本不熟识,但永不向命运低头的她们因为一场灾难成为朋友,又因为一次比赛相聚在津城。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纵然身体残缺,但她们用信念化作臂膀,坚强支撑双腿,穿透命运的暗夜,走向梦想与胜利的彼岸。

  (七)有一种执着,挣脱命运

  先天性智力障碍、幼年遭遇父母抛弃,福利院成为童年记忆,特奥会乒乓球赛场上有一个17岁的少年,他虽然命运坎坷,却眼神明亮、笑容淳朴,他叫刘祈。

  生平首次坐火车,远离家乡,刘祈的目的只有一个,在天津特奥会赛场绽放自我。“开始我练球的时候怎么也学不会,直到我在电视里面看到了丁宁的比赛,她就是我的偶像。”谈到自己的偶像时,刘祈的双目中放出光芒。

  从年幼无知到即将成年,刘祈所拥有的记忆几乎全在福利院度过,而未来年满18岁的他也将转院到成人福利院,在相对陌生的环境中开始一段新的征程。似乎一切都在改变,但唯有刘祈对于梦想的执着还停在原地,不偏不倚无视命运的洗礼。

  (八)有一种坚守,纵横半生

  “我今年81岁了,我工作60年了,我投身残疾人事业40年了”短短三个数字就道尽菲能地的一生。

  现年81岁的菲能地,是参加此次残运会暨特奥会澳门代表团的团长,而在澳门他有着更令人仰慕的头衔——澳门残疾人协会主席。学习康复治疗出身的菲能地在政府医院工作多年,常年与病人患者打交道的他深知残疾人的艰辛与苦楚。1974年,菲能地投身于澳门残疾人协会的建设工作,1979年,协会正式成立,至今整整四十载。

  四十载岁月飘摇,世间万物早已物是人非,而菲能地也从当年腰杆挺拔、眼神深邃的盛年人变成今日赛场边鹤发满头、略显蹒跚的耄耋老人。“我没有任何嗜好,有生之年,只要我活着,就会为澳门残疾人事业奋斗下去。”这份坚守,菲能地耗尽半生光阴,而未来,他的前行之路依旧坚定。

  (九)有一种前行,无视岁月

  脚踏胶地,右手执拍,一招一式有板有眼,引得满堂喝彩。代表上海队参加残运会暨特奥会乒乓球比赛的吴明飞用漂亮的扣杀令现场叫好声连连,然而谁又能想到眼前这个满头黑发,目光炯炯的运动员现年已经70岁高龄了。

  古稀之年依旧精神矍铄,虽然吴明飞是本届赛事年龄最大的运动员,但他的身体和精神状态却让其真实年龄成了迷。

  2013年,吴明飞遭遇车祸,大腿受伤,被鉴定为肢体三级残疾。肢体障碍和年龄增长并没有减弱吴老对乒乓球运动的热情。本届残运会,吴明飞参加大众组肢体残疾(站姿)公开组单打比赛。“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残运会,输赢并不重要,我要享受比赛、锻炼身体,只要还能打我就会一直玩下去。”吴老笑呵呵地说。

  后天的遭遇让吴明飞在一夜间变成残疾人,这种突如其来的打击对任何人都是难以承受的磨难,更何况当时的吴明飞已经是知天命的年纪。信仰与热爱让他又一次站了起来,手中的拍填补其肢体的残缺,坚定前行,无视岁月的轮回。

  (十)有一种赛场,难以忘怀

  825日晚,在万众期待与一篇欢呼中,残运会暨特奥会圣火划破夜空,熊熊燃烧。8天未曾熄灭的圣火,与渤海之滨共同见证过旭日的东升起,也陪伴过夕阳的降临。

  有一种志愿,令人动容;

  有一种陪伴,使人泪目;

  有一种搬迁,十年坚守;

  有一种抚养,无怨无悔;

  有一种独行,催人奋进;

  有一种重生,感人肺腑;

  有一种执着,挣脱命运;

  有一种坚守,纵横半生;

  有一种前行,无视岁月……

  这无不是残运会暨特奥会赛场上星星点点的缩影,照片的定格太过局限,语言的描绘略显苍白,影像的纪录难以覆盖。我们倾尽全力,记录下赛场内外角落里、拐角处、树荫下点点滴滴的细节汇聚于此。然而在我们的镜头之外,甚至目光未能触及之地,依旧有大篇幅的故事正在上演。真正的动人瞬间远不止此,而最令人难以忘怀的就是这片赛场,这个名为“全国第十届残运会暨第七届特奥会”的体育盛宴。(津云新闻记者张爱迎 摄影刘欣 蒲永河)